乙醚咖啡茶

人活着,就是为了卢西安诺!

关于伊双子的一段回忆。

古堡外下着倾盆大雨,抽打着每扇窗。
三楼某个房间,棕发青年观望大雨,无奈叹息。
青年出众的外貌,能引起整个西西里的女性疯狂尖叫。
此时,他的眉头紧锁,蜜色双眸透露凝重,右弯的呆毛萎缩不振。即使满脸愁容,他还是如此英俊。
他的右手紧握住另一个人的手,那个人长得与他一模一样,只是皮肤比他黑,是小麦色。
但这小麦色皮肤现在透着病态的白。
「哥哥」
青年低声呼唤着。
「战争已经结束了,你也该醒来了。但,你为什么不醒来?」
红木床上,青年安稳地熟睡,他听不见弟弟的呼唤,面容一直那么平静,无悲无喜。
房间里,只剩下青年无尽的叹息与永恒的雨声。

古堡外面阳光明媚,树叶的阴影央印在玻璃窗上。
三楼某个房间,棕发青年望着窗外的树叶,烦躁不安。
青年出众的外表,是整个西西里女性的梦中情人。
此时,他的眉头紧锁,橄榄绿双眸透露不满,左翘的呆毛颤动不已。即使满面愤怒,他还是如此迷人。
他的右手被另一个人紧紧的晃动着,那个人长得与他一模一样。只是皮肤比他白,他的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。
「威尼斯诺!」
「Ve~什么事?尼桑?」
「你他妈给老子闭嘴!」
「Ve Ve Ve!我知道了,尼桑不要生气!」
「知道还他妈不给老子闭嘴!烦死了!」
「Ve……」
青年看着自己弟弟无辜的低头认错,呆毛因为害怕而焉了的样子,既好气又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「啊,啊!老子带你去就是了!我不是可怜你,是我自己想去所以顺便带上你而已!」
看着自家哥哥又傲娇了,弟弟无奈一笑。
「Ve~尼桑最好了!」
「啊啊啊!别扑过来啊混蛋!快给老子下来!」
红木床边,一对兄弟和谐的日常,门外路过的管家听闻,不襟嘴角上扬。
房间里,充满兄弟情的吵闹声与窗外的鸟鸣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魔法阵外,三个人焦躁不安地望向前方青年,大气都不敢喘一口。
明灭不定的魔法阵瞬息而灭。
「呐!亚瑟,这是假的吧?」
「对啊!一定是魔法出错了!小意和他的哥哥大人到底怎样了?」
「啊,啊!你们两个安静点!亚瑟还没说结果!」
三个恶友不安的嚷嚷,吵得前面的金发青年颤抖不已。
「都别吵了!」
青年一声怒吼,背后那三人识趣的闭上嘴。
安东尼奥大张着嘴,卡在喉咙的话终究没有出口。
油灯照耀每个人的脸。
「魔法阵灭了……」
弗朗西斯白着脸颤声道。
「……嗯」
前面的青年苍白着脸,久久才应声。
「不,这不是真的!」
「这一定是假的!」
基尔伯特与安东尼奥同时开口否定。安东尼奥的脸白得吓人,基尔伯特一脸不可置信。
亚瑟无奈的叹息,「我尽力了。」
脱口而出地结果,像判了众人死刑。
基尔伯特什么也没说,迈着沉重地脚步,走向门口。
「我……去跟阿西说……」
「嗯……」
弗朗西斯的回应,似乎接受了结果。
亚瑟什么也不说,默默站在一旁,看着安东尼奥。
「啊,这样啊……」
安东尼奥阴沉着脸,说服自己似的。
脚不住迈向魔法阵熄灭的所在地。
那儿有两副黑木棺,分别躺着一个人。
左边是罗维诺,右边是费里西安诺。
兄长死前也是一脸烦躁,仿佛在冲着谁发怒。
弟弟的表情却是生前从未出现过的凝重,眉头紧锁,仿佛做了噩梦的孩子。
安东尼奥看着两人,双目空洞,久久不语。
许久后,地下室发出一声绝望的哀嚎。
来自失去所珍爱之人的悲鸣。

【一时脑抽想到的,码着码着自己吃了一大口玻璃渣。】

评论(1)

热度(17)